上海普陀律师网
核心业务: 房产纠纷 |婚姻家庭| 交通事故 | 债权债务 | 合同纠纷 | 建筑工程 | 公司股权 | 刑事辩护 | 法律顾问
联系律师
  • 免费咨询热线
  • 135-6412-3557
  • 地址:上海普陀区曹杨路450号绿地和创大厦20楼2001-2003(地铁3、4、11号线曹杨路站下)
您现在的位置:婚姻家庭 > 正文

婚前父母出资为儿子购房,婚后加名登记为夫妻共有,离婚时房子应归谁?

来源:上海律师网 作者:崔萍律师网时间:

 

  来源 |顺德法院

  父母出资购买房产,

  并登记在儿子名下,

  几年后儿子结婚

  婚后儿子将房产“加名”,

  房产变更登记在儿子、儿媳两人名下

  现在儿子、儿媳要离婚

  儿媳主张将房产作为共同财产分割

  这老人可不干了!

  

\

 

  2013年6月,小吕(化名)与某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由小吕购买该公司开发的位于佛山市顺德区某地的房产一处。该商品房总金额826151元。为此,小吕支付了首期购房款448151元,并以自己作为借款人向银行贷款378000元。

  2014年5月至6月期间,小吕先后在《业户收楼文件签收表》、《收楼承诺书》、《顺德区前期物业管理服务协议书》、《顺德区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协议书》、《供用水合同》等合同上签名。

  2017年3月21日,小吕与小诗(化名)登记结婚。在领取结婚证后,二人到房产部门办理了产权加名的变更登记,将上述房产登记在二人名下,产权为二人共同共有。

  (化名)

  2017年11月27日,小诗向顺德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诉请离婚及对夫妻共同财产即夫妻共有的房产、车辆进行分割。(注: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

  对儿媳起诉儿子离婚并要求分割财产这件事,大吕和老伴认为,房产及小车均为两位老人出资购买,虽登记在儿子、儿媳名下,但应属于大吕夫妻二人共有财产。

  为此,大吕夫妻把儿子、儿媳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确认案涉房产、车辆为大吕夫妻共同所有,并要求儿子、儿媳配合办理变更登记,将房产、车辆登记到大吕夫妻名下。

  大吕夫妻起诉称

  两人在2013年购买案涉房产时,已有其他房产,加上两人年龄均不符合房贷申请的条件,经与儿子小吕协商,以小吕的名义购买房产申请房贷,房产证的名字写在小吕名下。大吕夫妻支付全部的房产购买定金、首期款,在小吕获得房贷审批后,大吕夫妻分别以转账或现金的方式将房贷款及房产装修款给付小吕,由小吕向银行还贷。至2016年12月份,大吕夫妻已经全部还完房贷,而2014年12月该房产经装修后三人正式入住共同生活至今。

  2017年3月21日,小吕和小诗登记结婚,但在没有经得大吕夫妻的同意也未通知大吕夫妻的情况下,小吕和小诗于结婚登记当天将小诗的名字加至该房产名下。小吕结婚后,又以小诗的名义购得案涉小车,车款均为大吕夫妻支付,并且与小吕夫妻达成共识:该车为四人共同使用,并非是小吕夫妻的共同财产。

  婚后在与父母同住期间,小吕夫妇发生争吵,大吕和老伴才知道案涉房产加了小诗的名字。2017年11月20日,小诗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在其诉讼请求明确要求对上述房产及小车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配。而大吕夫妻向法院申请作为该离婚纠纷案件的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被拒,为此,大吕夫妻才决定将儿子、儿媳告上法庭。

  

\
\

 

  小吕同意父母的全部诉请,并认为案涉房屋及车辆更名所产生的费用应由小诗承担。

  而小诗认为,案涉房屋及车辆均为小吕、小诗的共同财产。

  

\
\

 

  

\

 

  顺德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案涉房屋现登记在被告小吕、小诗名下。本案中,两原告陈述在购买案涉房屋时,两原告名下已经有两套房,由于当时限购政策及两原告年龄不符合房贷申请条件而将案涉房屋登记在被告小吕名下,案涉的房屋实际所有权应当为两原告所有。一个政策法规的出台,是经过充分论证并且经过法定程序而制定,具有强制性,而非可选择性,其目的就是为了维护相应的社会秩序,维护公共利益,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本案中两原告陈述因限购和不符合房贷申请而为了购买第三套即案涉房产,而暂时性的将房产登记到被告小吕名下,其行为就是规避国家相应的政策法规,与出台的政策法规所规范的行为相违背,这种行为是不准许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两原告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其次,两原告没有提交证据证明两原告与被告小吕对案涉房屋的实际产权进行了约定,且案涉房屋在取得产权证并注销抵押后,也没有证据显示两原告要求将案涉房屋的产权变更登记到其名下。

  再者,本案的被告小吕是两原告的唯一孩子,且购买案涉房屋时,两原告称其名下已经有两套房产,当时被告小吕还未结婚,两原告主张因限购和不符合房贷申请条件而借用其儿子小吕名义购房和申请房贷,应当视其为父母对子女的赠与,即该房产是在被告小吕婚前由其父母即两原告的赠与而取得,房产为被告小吕所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该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等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

  本案中,被告小吕支持两原告的诉讼请求,也认为案涉的房产为两原告所有,基于被告小吕上述意思表示,案涉房屋在加名时被告小吕应当告知被告小诗其产权的实际情况,也应当向两原告告知加名的请求,但被告小吕并没有告知两原告及被告小诗相关情况,这与常理不符。被告小吕确认与被告小诗领取结婚证后,双方到房产登记部门对案涉房产的产权进行了加名登记,两被告对案涉房产的加名行为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被告小吕也确认是自愿的行为,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结合双方的行为及上述法律规定,案涉房产的加名行为视为被告小吕对被告小诗的赠与行为,现房产所有权变更为被告小吕、小诗共同共有,其赠与行为已经完成,故案涉房产为被告小吕与被告小诗共同所有。

  关于登记在被告小诗名下的小型汽车所有权问题。小吕、小诗于2017年5月20日按当地风俗进行了婚宴摆酒,后于2017年5月26日两原告与两被告一起到佛山市南海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选购该车,且该车登记在被告小诗名下,也一直由被告小诗控制并使用,结合上述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原告支付购车款的行为应当视为对儿子及儿媳的赠与,其行为也符合国人习俗和家庭伦理观念,故该车为两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退一步说,若该车为两原告所有,购车款的支付方式为全额支付,完全可以登记在两原告名下,并不影响车辆由谁来使用,反而将该车登记在被告小诗名下,两原告现来主张其所有权,不符合常理。

  综上所述,两原告主张其为案涉房屋及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并要求两被告协助两原告将其过户至两原告名下,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顺德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大吕夫妻的全部诉讼请求。

  判决后,大吕夫妻向佛山中院提起上诉,经审理后,佛山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律师团队 | 房产纠纷 | 联系律师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上海律师网 icp备案号
地址:上海普陀区曹杨路450号绿地和创大厦20楼2001-2003(地铁3、4、11号线曹杨路站下)
手机:13564123557 邮箱:sandycuiping@163.com

上海普陀房产律师|上海普陀离婚律师|上海普陀法律顾问